葫芦岛市 武隆县 长泰县 读书 安宁市 平谷区 双辽市 威宁 宜黄县 柳江县 年辖:市辖区 株洲市 武城县 巴彦县 金平 淄博市
佘诗曼晒生日照片 烟火里的尘埃 邓莎回应老公曝光 董璇素颜现身机场 烟火里的尘埃 澳洲种羊飞抵吉林 眼癌诈捐事件还原

被压废墟下三天失去右臂 向救援队员说想喝冰冻可乐 如今当上可口可乐博物馆馆长可乐男孩:与叔叔的约定兑现了

标签:神閒气定 大冶市

2018-6-1 6:39:04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薛枭一直是开朗、顽皮的性情,同事也说他是部门里的“开心果”
薛枭一直是开朗、顽皮的性情,同事也说他是部门里的“开心果”

  法制晚报讯 (记者 李阳煜) 2019-05-20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晚上,救援队员将压在薛枭身体上的预制板移开、抬上担架,此时已经筋疲力尽的他突然说了一句“叔叔,记住我的可乐”。这句话被电视直播镜头记录下来,逗乐了被悲伤笼罩着的中国,后来他被称为“可乐男孩”。

  薛枭那时是绵竹汉旺东汽中学高二的学生,地震发生时,脚下的预制板裂开,他直接从三楼的教室掉到了一楼,桌椅、预制板堆积到一起,挤压在他和同学的身上。

  后来,“可乐男孩”薛枭被保送到上海财经大学就读,2013年毕业后进入可口可乐成都分公司工作,也是成都可口可乐博物馆的负责人。

  地震时被压在废墟下三天 终于等来了救援队

  薛枭说自己的性格像父亲,从小就是个乐天派。即便发生地震后被掩埋在废墟下也是如此。

  2019-05-20下午14时28分,地动山摇。在四川省绵竹市汉旺东汽中学,坐在三楼一间教室里的薛枭正在做习题,“突然整栋教学楼晃起来了”,薛枭回忆,当时老师大喊一声:“大家快躲起来!”

  薛枭意识到这是地震,马上蹲下身体躲在课桌底下。教学楼是预制板结构的,薛枭刚躲到课桌下,脚下的板子便裂开了。“我直接从三楼掉到了一楼,我的右手和两只脚都被课桌椅、楼板压住了,我当时挣扎着想把自己的四肢救出来。”薛枭脱掉了左脚的鞋子,将自己的左腿从一块楼板处挪开。右腿和右臂受到的挤压最严重,薛枭想尽办法、用尽力气也难以挪动一丝一毫。他只能等待救援。

  自己的身边有同班同学,也有从二楼、四楼跌落的学生。看不到彼此,同学们用语言相互鼓励着,“加油,坚持住”、“我是薛枭、我是……”同学们每隔一个小时报一次名字,以确保大家还清醒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报名字的学生越来越少。

  薛枭被掩埋在废墟下,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是不敢睡着,担心自己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薛枭天生乐观,觉得自己总能得救,一定要等来救援队伍。他感到有些无聊,要来同班同学的手机开始玩游戏,手机原有四格电量,薛枭玩到三格电的时候将手机还给了同学。继续等待。

  5月15日那天,薛枭终于等来了救援队。叔叔给薛枭戴上了安全帽,决定用千斤顶把压在他右侧身体上的预制板移开。薛枭说:“叔叔,我右边还有三个活着的同学!”救援队员听到后决定先救薛枭右边的同学。

  再次回忆时薛枭语气轻松愉快,后来他知道,如果先救他,压在另一边的几名同学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救援叔叔一进来就给我戴上安全帽,在救我身边同学的同时将我身边的预制板慢慢挪动,其实所有的行为,是在救别人,也是在救我”,但他当时心里还是着急,怕自己坚持不住。

  跟救援叔叔说想喝冰冻可乐 成了“可乐男孩”

  已经几天不吃不喝不睡,废墟下不透气,薛枭早已口干舌燥。“叔叔,你们能不能搞快一点?”他有点着急。

  薛枭右边的女同学被救出,对薛枭说了句“坚持到底!”只剩下薛枭一人的时候,救援队叔叔先给薛枭打了止痛剂,之后薛枭开始犯困。

  “叔叔,你们能不能一直跟我说话,我怕自己睡过去。”薛枭催促着。“好,你出去想干什么?”救援叔叔问他。“我想喝一瓶冰冻可乐。”薛枭说。“好,那等你出去之后我买给你!”救援叔叔笑了。薛枭赶紧说:“你给我买可乐,那我给你买雪糕!”

  “其实我当时埋在废墟下面的感觉就跟我以前每次打完篮球的感觉差不多,很热、口干舌燥的。以前打完篮球都会喝一瓶可乐,喝完了就比较爽,当时身体的感觉跟这个差不多,就想喝冰冻可乐。”2018年4月的一天,薛枭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说。

  闲聊中,救援队员将薛枭的右腿救出,之后用千斤顶顶到压住薛枭右臂的预制板上,“右手施救的难度特别大,有块预制板整个立在我截肢的位置,那块预制板上就是整个废墟”,薛枭那时就已经做好了截肢的心理准备,“右臂很早就没有知觉了,出来之后截肢的位置以下都是发黑的”。

  薛枭终于获救。被抬出废墟后,救他的叔叔跑来说:“薛枭,记住我的雪糕!”

  “记住我的可乐,要冰冻的!”薛枭回了一句。就是这句话,被电视直播画面记录下来,薛枭成了“可乐男孩”。

  痛快答应截肢 救援叔叔真带着一大瓶可乐来了

  获救后薛枭被送到了华西医院治疗。父母还没有到,医生告诉薛枭需要截肢时,他很痛快就答应了,“好,那就截肢吧!”薛枭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并不感到意外,觉得活下来已经很幸运。

  薛枭用左手在手术通知书上按了手印。“手术结束之后我把自己的QQ号给了当时的志愿者,让他们帮我在上面发个状态,说在什么地方,后来被我表姐看到了,她跟我爸妈说了,他们才过来。”

  薛枭一家人都很乐观,薛枭觉得截肢后住院的日子过得挺好,“反正都已经截肢了,难过也没用,再说好多人都截肢了,大家每天开开心心在一起玩”。

  成为“可乐男孩”后,社会上很多人都带着可乐到医院去看望这个乐观的大男孩。“当时我床底下全都是可乐,但我因为要治??,一口都没喝,全都给大家分着喝了。”

  直到现在,薛枭和当初救自己的叔叔仍保持着联系。

  2008年手术后不久,救援队的叔叔带着一大瓶可乐赶到医院看望薛枭,嘱咐他好好养病。一年后在北京参加节目录制时,薛枭再次见到了救自己的叔叔。在节目中,薛枭兑现了要给叔叔雪糕的诺言。“那次正好节目中有这样的环节,我本来想自己去买一根雪糕,没想到当时节目组准备好了,我就亲手剥开给叔叔了。”

  2009年的春节,薛枭再次来到救援叔叔所在的部队,和叔叔一起过了春节。“我们一起包饺子,虽然我只有一只手不能包,但我可以揉面”,薛枭说每次见面叔叔都很照顾他,“我一只手也能够正常生活,照顾自己都没问题,但每次见面叔叔都会给我夹菜,照顾我吃饭”。

  虽然已经过去十年,每次节假日薛枭还是会给叔叔问好。

  大学毕业当可口可乐博物馆馆长 参加公益希望回馈社会

  地震后,薛枭转学到成都的一所学校读书,后来被保送到上海财经大学学习金融专业。在选择专业时,薛枭想自己已经失去右臂,将来自己的择业就会受到限制,学习金融更方便找工作。“如果没有截肢你会做什么?”面对记者的提问,薛枭说自己以前想过创业。

  自从成为“可乐男孩”后,薛枭多次参加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公益活动。薛枭觉得自己在经历地震的时候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参加公益活动能够回馈社会。“我了解了可口可乐的公益,觉得很不错,毕业之后正好有机会,就到可口可乐工作了”,2013年,薛枭大学毕业后成为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员工。

  起初他负责消费者投诉处理的工作,现在是外事部门的员工,也是成都可口可乐博物馆的负责人,同事们称他为“博物馆馆长”。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在成都可口可乐公司二楼的博物馆里见到了薛枭。外事部有一些和其他部门的协调工作,薛枭刚外出送完材料,下午4点回到了办公室。天气炎热,薛枭进门拿起一瓶饮料用牙齿拧开瓶盖,几口下去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

  和过去相比,薛枭胖了不少,开口说话时乐呵呵的。作为“博物馆馆长”,薛枭平时会带一些参观者参观生产线、博物馆,给他们讲解可口可乐的历史,还有一些可口可乐的公益活动。

  对于处理投诉和博物馆馆长这两个岗位,薛枭说他都很喜欢。“因为处理投诉和做博物馆馆长接触的人都不一样。处理投诉时会给人家讲解饮料出问题的原因,实际上很多原因都不是生产上出现的,处理完之后会有很大的成就感。做博物馆馆长带参观的话,成就感来得更直接一些,因为你是面对面跟人家沟通,你在讲解的时候大家会发出震惊的声音说"原来是这样的",这种感觉是比较自豪的。”

  在同事眼中,薛枭就是个乐天派,“成天都乐呵呵的,是大家的开心果”,大家总开他玩笑,叫他“胖子”。“虽然平时一副懒散的样子,但总在动脑思考问题,每次开会头脑风暴时,薛枭总能想出好点子。”薛枭的同事告诉记者。

  文/记者 李阳煜 摄/记者 杨小嘉

  统筹/张子渊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分享到: